中科院覃重军:人造生命打破自然界限
2019-12-02

植物生理生态学权威专家、中科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合成生物学重点实验室主任覃重军

腾讯科技讯 11月4日,2019腾讯WE大会在京举行,本次大会的主题是“雅努斯之门”——雅努斯是古罗马神话中的神,象征着一切事物的开始与终结。植物生理生态学权威专家、中科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合成生物学重点实验室主任覃重军出席了本次活动,并发表主题演讲。

覃重军向现场观众分享了他在”人造单染色体真核生物“方面的研究,该研究在今年8月发表在了《自然》杂志上。据覃重军介绍,”人造单染色体真核生物“研究的对象是酿酒酵母,在研究过程中,他注意到酿酒酵母这样的真核生物拥有16条染色体,而人类有23对染色体,小鼠有20对染色体,果蝇则只有4对染色体;植物里面,水稻有12对染色体,芥菜只有5对染色体。

覃重军发现,自然界在染色体的数目上似乎太随意了,可以多、可以少,而且好像跟进化的定位没有多少关系。”当我们比较原核生物和真核生物的时候,染色体数目原核一般是一条,真核有很多条。染色体的构型,原核生物是环形的,真核生物是线形的,这是(它们)自己的界限。“

于是,覃重军产生了一个想法,”人能不能打破这种自然界限呢?能不能造一个真核生物,只有一条染色体,但是所有的生长、繁殖、遗传信息全都在这一条染色体上?“

覃重军认为这是可行的,”如果人只是一切都听从自然的话,那人类的智慧就不够了;如果人类的智慧足够够的话,可以打破这种自然的界限,也同样可以造出新生命,也是没有问题,我相信能够做到这一点。”

2013年5月8日,覃重军在园子里散步想到了一个想法,他计划将拥有16条染色体的酵母菌——”酿酒酵母虽然属于低等的真核生物,它竟然有16对染色体,我心想自然绝对是随意的“——变成一个只拥有一条环形染色体的全新生物。

那么如何实现呢?新的挑战摆在了覃重军面前。幸运的是,在覃重军想到这个想法之后不久,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的出现让精确编辑染色体变得可行。覃重军团队用了大概一年半的时间,将酵母菌的16条染色体编辑成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是,这个人造生物的细胞生长和细胞形态跟天然的几乎是一样的,并且活得很好。

”生命真的有多种表现形式,全都是正确的,不是只有一种形式。“覃重军感慨道。

谈及自己在工作中得心得,覃重军表示,自己在办公室里挂了两位科学家得照片,一位是巴斯德,一位是达尔文。

”一个是专业的巴斯德,他成天把自己关在地下室里,也不跟人交流,就能做出一系列的发现。达尔文也很奇葩,坐着一条船环游世界,进化论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在那个时候产生。这5年我也干了这个事儿,每天就是散步、思考、写作,都是想大的东西,不想小的东西。

你看这里面有一张图,画得乱七八糟。我在不断地批评自己头一天地想法,这让我长进很大。当我练了5年功的时候,终于发现现在的我比5年前的我十个加起来还厉害。这是我们说的超越自我,这是人生最难的阶段,但是我向这些伟人学习做到了这一点。如果你想做出伟大的成绩,就应该跟伟大的人学习,读他们的东西,看他们的东西。

我们大家都知道伟人经常有名人名言,我也学着弄了一点:我每天要做的事儿就是想象,打开未来的一扇扇大门,第二天冷静下来选择其中正确的一扇。”